@當前位置:首頁 > 政民互動 > 回應關切 > 新聞發布會
區法院舉行拒執罪典型案例新聞發布會

發布日期:2018-10-25 21:02:55    來源:區新聞中心    發布機構:區新聞中心    點擊次數:

  10月24日上午,區人民法院舉行拒執罪典型案例新聞發布會。區法院有關負責人,應邀的區黨代表、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及部分新聞媒體代表參加了新聞發布會。
  據了解,此次新聞發布會的主題是公布區法院關于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典型案例。從2016年4月起,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國法院系統部署開展了“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專項活動,今年是基本解決執行難的決勝之年,是接受第三方評估驗收之年。當前,區法院在舉全院之力投入決勝基本執行難戰役中。打贏基本解決執行難這場硬仗,強制執行措施的運用是重要手段。而對被執行人追究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又是強制措施中最強硬的手段。
  據悉,近年來,區法院不斷加大執行力度,保持嚴打失信被執行人的高壓態勢,2016年至2018年第三季度,共司法拘留被執行人112人,移送追究拒執罪2人;同時全方位加強信息曝光與信用懲戒,共向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平臺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2691人(個),為決勝“基本解決執行難”打下堅實基礎。
        (黃遠斌  楊燕珍)
    
  鏈接——
  典型案例資料

   案例一:文某云拒不執行判決、裁定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文某云是深圳市某鋰電池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4年下半年,該公司與申請執行人王某簽訂了鋰電池采購合同,后因該公司未按期支付貨款,王某將該公司起訴至本院。本院根據王某的財產保全申請,裁定凍結該公司的工商銀行賬戶及查封其機械設備。2015年7月22日,本院判令該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王某貨款及利息。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該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內履行義務,王某遂向本院申請強制執行。本院于2015年9月8日立案執行,并依法向該公司發出執行通知書及申報財產表,該公司未在規定期限內履行義務,又拒絕申報財產,并轉移被查封的機器設備。法院通知被告人文某云,其拒不到庭也不提供查封機械設備的下落情況。針對以上拒執行為,本院依法對被告人文某云采取司法拘留的措施。拘留期限屆滿后,深圳市某鋰電池有限公司仍拒不執行。本院遂將該公司涉嫌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線索移交惠陽區公安分局立案偵查。經網上追逃,被告人文某云被抓獲歸案。2018年6月21日,被告人文某云家屬支付了申請執行人王某人民幣132000元,申請執行人王某對被告人文某云表示諒解。惠陽區人民檢察院于2018年7月3日以被告人文某云涉嫌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審理認為,作為被執行人的深圳市某鋰電池有限公司對人民法院的判決、裁定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被告人文某云作為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系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其行為已構成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依法判處被告人文某云有期徒刑八個月,緩刑一年。
  典型意義:
  本案中,作為被執行人的深圳市某鋰電池有限公司在法院向其發出執行通知書和報告財產令后,拒絕報告財產情況,并擅自轉移已被法院依法查封的財產,其法定代表人在被采取司法拘留措施后仍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導致法院生效判決無法執行,屬于“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情形,構成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同時本案屬于單位犯罪,被告人文某云為單位法定代表人,系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對于單位實施的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犯罪應當承擔刑事責任。鑒于被告人文某云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且深圳市某鋰電池有限公司在宣告判決前履行全部執行義務,本院依法對文某云宣告緩刑。既體現了對拒執罪的嚴厲打擊,又鼓勵被執行人積極履行判決、裁定確定的法律義務,使執行案件得到實際執行。另一方面,對于在單位犯罪中依法追究自然人的刑事責任也具有一定指導意義。
    
  案例二、林某亮拒不執行判決、裁定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林某亮與李某偉、李某科汽車買賣糾紛一案,本院判令被告人林某亮將其向第三人熊某云購買的一輛重型自卸貨車及該車行駛證返還給李某偉、李某科。判決生效后,林某亮未在判決確定的期限內履行義務,李某偉、李某科于2009年7月28日向本院申請強制執行。在執行過程中,本院向被告人林某亮發出執行通知書,并傳喚被告人林某亮到庭,林某亮拒絕到庭,并將涉案車輛隱藏,致使法院生效判決無法執行。本院遂將被告人林某亮涉嫌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線索移交惠州市公安局惠陽區分局立案偵查。公安機關通過網上追逃方式于2016年6月22日抓獲被告人林某亮。2016年9月2日,林某亮通過家屬與申請執行人達成和解協議并履行全部義務。惠陽區人民檢察院于2016年10月12日以被告人林某亮涉嫌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向本院提起公訴。
  本院審理認為,被告人林某亮對人民法院的判決、裁定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依法判處被告人林某亮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
  典型意義:
  本案中,被告人林某亮作為執行案件的被執行人,在明知案件進入執行程序后,拒不交付生效判決指定交付的重型自卸貨車及該車行駛證,并將涉案車輛隱藏,導致法院判決無法執行,符合“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情形。法院根據檢察機關的起訴,依法作出判決,有力懲治了拒執犯罪,對此種抗拒執行犯罪行為起到了較好的警示作用。

  
  區人民法院有關負責人關于拒執罪典型案例新聞發布會答媒體代表問內容
    
  1.區新聞中心代表問:我們常說的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指的是什么?
  答: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條規定,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是指對人民法院的判決、裁定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行為。(通俗地可以這樣理解:法院判決、裁定一經生效,就具有法律強制力,有關當事人必須依法執行判決、裁定確定的法律義務,有能力履行而抗拒、逃避執行,情節嚴重的就構成犯罪了,這就是拒執罪。)
  抗執罪的主體比較特殊,它不會是所有的對象,但也不僅僅指被執行人,根據立法和司法解釋,協助執行義務人、擔保人等均可以成為本罪的犯罪主體。此外,案外人采用暴力、威脅方法幫助上述當事人或有協助執行義務的人阻礙判決、裁定執行的,也可按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共犯處理。
  2.惠州日報代表問:有能力執行卻不履行判決確定的生效義務,這類案件多嗎?如何處理“執行難”?
  答:“執行難”案件的類型包括拍賣房子拒不交付、傳喚不到庭、轉移財產、不協助執行等情況,可以歸納為“找不到人”、“找不到財產”、拒不履行三種情形。
  追問:對于“執行難”案件,將如何處理?
  答:確實“找不到人”、沒有財產可供執行的將終結本次執行,待“找到財產”繼續追究。
  3.東江時報代表問:根據通報的兩個案例,最后都提到既還了錢,又判了刑,那么《刑法》對拒執罪是如何規定的?是否坐了牢就不用還錢呢?
  答:根據《刑法》第313條規定,對人民法院的判決、裁定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構成拒執罪,追究的是刑事責任。追究刑事責任后,民事責任尚未履行完畢的,仍然需要履行民事責任,并不能夠以坐牢代替還錢。
  追問:一直以來,法院審理判決了多少宗拒執罪案件?量刑最重的是多少呢?
  答:自2015年以來,我院審理拒執犯罪案件4案5人,量刑最重的一個案件是在2015年,以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對被告人解某某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
  目前,我院還將2宗涉嫌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案件線索移送公安立案偵查。
  4.區廣播電視臺代表問:今天通報的兩宗案件對“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有什么意義?
  答:結合這兩宗案件來看,通過追究拒執行為的刑事責任,最終被執行人都償還了債務,履行生效裁判文書確定的義務。在案例二中,被執行人最終交付了判決書指定交付的車輛及車輛行駛證。對于拒執行為,除了追究拒執罪以外,根據《民事訴訟法》,還有很多其他強制執行措施及懲罰,例如限制高消費、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等措施,而拒執罪是通過刑事訴訟的手段促使被執行人主動履行生效判決確定的義務。接下來,我院還將加大對拒執行為的打擊力度。
  追問:拒執罪一直都有規定,但一直以來執行工作為什么沒有走到這一步?
  答:近幾年提出“基本解決執行難”,這段時間也出臺了很多關于執行的司法解釋,我院在執行工作推進過程中,也加大了對拒執行為的打擊力度,此前對拒執罪的相關宣傳較少。
  追問:執行難案件有多少是無法執行下去的?
  答:“執行不下去”的是“執行不能”,全國都有,“執行不能”的案件占有比重還是比較大,有些案件是執行了一部分以后沒有錢了無法執行下去,有些案件是窮盡了一切執行措施都無法執行。
  5.區新聞中心代表問:前段時間電視劇《執行利劍》播出效果很好,在惠陽法院,受理的執行標的是否有界限?如果遇到受阻撓的情形、或者是處理大型執行行動,是否需要其他部門協助配合?
  答:執行標的一個億以下都可以在區法院受理。根據相關規定,執行比較難的,其他部門有協助的義務,比如,銀行查詢賬戶。遇有大型執行行動的情形,如尋求惠州中院協助執行、公安部門協助清場。
   

粵公網安備 44130302100030 號  粵ICP備05103164號-1  網站標識碼:4413030033
由惠陽區人民政府主辦  惠陽區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承辦
建議使用Internet Explorer 9.0及以上, 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網站

网上投注足彩